第一个字是你的属相

这个投票什么时候截止?我编不下去了。

谭宗明:不管能不能c位出道,只要能博平平一笑,就足够了。

赵启平:啾啾啾~


谭宗明:我早就看那个曲筱绡不顺眼了。

赵启平:……

谭宗明:她要是不投票,正好可以收了她家公司。【笑】

赵启平:神经病。

你一票我一票,谭赵早晚能出道!

你产粮我产粮,谭赵永不会凉凉!

你画画我写文,谭赵还会怕不红?

你点赞我评论,谭赵一生不愁文!

谭赵谭赵,我们来罩!

谭赵谭赵,现在出道!

【楼诚衍生】[凌李]小甜饼

2、李熏然叛逆期来的特别晚,和凌远在一起的第三年才彻底显现出来。具体表现为:凌远说不许吃快餐,他下班后去KFC门口站两个小时,心情好的时候和对面的麦当劳员工深情对视。心情差的时候穿着警服,目光如炬,吓得想骗点钱的假乞丐都绕道而行。凌远说不许看电视,他就把pad藏在被窝里,三更半夜蒙着被子看综艺,笑得最厉害的时候身体抖的像癫痫发作,连带着身下的床也抖个不停,凌远误以为地震,迷迷糊糊醒来拉起他就往卫生间跑。凌远说不许耍脾气,他背着双肩包离家出走,错拿了凌远的身份证和银行卡,并且在三次密码都成功输错后,让监控拍到手足无措抓耳挠腮的画面。最后被民警当成诈骗犯送进派出所,还是凌远去保释的。后来有一天,凌远说:“李熏然你看你这么叛逆,真该找个人好好管管你,要不我们结婚吧?”至此,李熏然同志说不清是迟到还是滞后的叛逆期终于彻底结束。

【楼诚衍生】[凌李]小甜饼
















凌远今天难得休息,早上起床的时候看到自家小狮子用被子把自己团成团,缩在大床的另一边睡得天昏地暗。他照常把手伸进茧一样层层包裹的被子里,揉了一把小李警官卷的没边儿的头毛,见那人蠕动了两下,像只巨型毛毛虫慢吞吞挪到他怀里,片刻以后又滚到床边,悬在床沿上,吧唧两下嘴巴后又没了声响。放在平时,凌远会耐心的撕开被子的一角,挖出某人睡得通红小脸,给一个甜蜜的早安吻,然后任劳任怨去给小家伙准备丰盛的早餐。但是今天,他真的有点闲。不知道要怎么打发没有人陪的闲适清晨的凌院长于是拿起手机拨通了李警官的电话。梦里还在和赵启平抢最后一只小龙虾的李熏然迷迷糊糊中接了起来……之后他们隔着一张双人床的距离,煲了47分钟的电话粥,最后以李熏然小朋友尿急想上厕所,回过头发现凌院长背对着自己打电话时伸出了的佛山无影脚把某人一脚踹下床而告终。
凌远,out!


【楼诚衍生】黄曲 写给黄先生的七封信和一首诗

第四封



志雄:
好久没有给你写信了,算来有一个月了。最近工作和生活上的琐事都一并围到了我身边,每日忙得焦头烂额。加上前些日子报名了一个不起眼的小比赛,这几天得空便在家练习,快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还好我的楼上是小李警官,不然这侵犯相邻权的罪名是一定逃不掉了。


你在信里说小李警官和凌院长是男男朋友的时候,实着吓了我一跳。首先我很好奇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其次是,我不恐同,也不歧视同性恋,只是这事情发生在身边人身上的时候,多少有些惊讶。 后来几天里我都不太敢小李警官的眼睛,但还真是越躲越要碰上。那天去他家里吃晚饭,饭后凌院长去厨房洗碗,小李警官剥了个柚子,拿起一瓣也欢欢喜喜跑进了厨房,半晌没有出来。我有些渴,拿了杯子想去接杯热水喝,结果在门口看见凌院长亲了小李警官,起初的几秒里是有些尴尬,但回过神后,只觉得他们看彼此的眼神都让人羡慕。这一次之后我也突然变得坦然起来,也许最初的尴尬只是因为从别人口中知道了秘密,却又不曾亲自见证的原因。


说句实话,开始的时候我一直以为你和小李警官是那种关系。你们住在楼上楼下,他有你房间的所有钥匙,并且熟悉每一个角落,还可以不经你的同意擅自降低房租。他对你的过去和现在似乎也非常了解,远比我们这素未谋面的房东和租客的关系更亲密……不知道我这么说是不是让你不开心。但是很奇怪,自从住进了这间公寓,我的话变得越来越多,好奇心也越来越重,沉睡了30多年的八卦之魂就开始熊熊燃烧,并且势不可挡。如果这些给你带来了困扰那么我要向你道歉。


还有就是……如果你真的喜欢李警官我也会支持你的,你也有和凌院长公平竞争的权力。【划掉】


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上个周末有一个陌生的外国男人敲我对面邻居的门,但他嘴里喊得是你的名字,并且说的是中文。我没有出去告诉他他敲错门了,一直就假装自己没有听见。后来他走了,也没有留下任何纸条、留言条之类的东西。我想应该是你的朋友,所以决定告诉你。


最近天有些凉了,虽然不知道你在哪里,但是冷了要多加衣服,照顾好自己。





曲和









跳跳还是很八卦的,还在信里告诉和和凌李是一对。😂。 但是某人还是吃醋了。奇怪。

【楼诚衍生】黄曲 写给黄先生的七封信和一首诗

第三封



黄先生:
再次收到你的回信我依然觉得不可思议。虽然你在信里说那个戒指对你已经无关紧要了,可你把它寄回来的做法,实在让我觉得你口是心非。既然如此,黄先生,我会先帮你把它好好保管起来的,保管费如果能抵消几天的房租就再好不过了。


我昨天买了中文译本的《小王子》,带到教室读给孩子们听,当我读到小王子说:
“我认识一个星球上住的红脸先生,他从没闻过一朵花,从没看过一颗星星,从没爱过一个人,除了算账什么也没做过。他整天就跟你一样重复地说'我是一个严肃的人,我是一个严肃的人!'这让他十分自傲。他不是一个人,他就是一个蘑菇!”
“一个什么?”
“一个蘑菇!”的时候,我尽量揣摩着语境,手舞足蹈,同时发出稚气而滑稽的声音。小朋友都笑得前仰后合。


那一刻我竟然有点羡慕他们。


我是无法成为一个好父亲的,如果我和前妻真的有了自己的孩子,那在孩子的眼中,我也是一个一无是处、吃软饭,靠裙带关系走上人生巅峰的“蠢爸爸”。我身上始终都有“XXX院长的女婿”这样撕不掉的标签,我……咳,很抱歉,一定是晚上喝的那杯红酒的缘故,我居然在写给你的信里胡言乱语,但是我不愿意另起一篇了,我现在有点困,昏昏欲睡,如果你看到了我的信,觉得不舒服请你再下次回信的时候告诉我。


我想起你安慰我说,做一个蘑菇也很好,营养价值丰富,美味可口,可以炖小鸡,炒白菜,还能做成汤。我想说你一点都不会安慰人,可还是没忍住笑了出来。既然你对做菜这么熟悉,那么下次有机会见面的时候给我露一手吧,黄先生。


我之所以会喝酒是因为今天晚上受邀去了小李警官家共进晚餐,还见到了我市附院的院长,去之前我并不知道还有第三人,但是后来我便感谢他的出现了,不然小李警官怕是要把活鱼直接端上餐桌了。吃饭的时候,我能感觉到他们之间的关系有些微妙,可却也理不出什么头绪,直到吃完了饭,收拾了餐具,又坐在一起聊了一会儿天,小李警官送我回家的时候,凌院长还是没有要离开的意思,我想可能是喝了酒不方便开车吧。


这封信有点语无伦次,前言不搭后语,也许是因为我喝了酒有点头晕,也许是因为我困了。但是结束之前我还是要和你谈谈那束风信子。它的香气比酒还要醉人,不愧是会开花的植物中最香的。我每天早上起床后和入睡前,都会去观察一番。昨天我下班回家的路上进了一家花店,简单的问了问预防它生病的方法,然后买了退菌特或百菌清,听店员说要交替使用,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抑制病菌的传播。养花真是一件费精力的事情啊,并且我还毫无经验,但是我会好好照顾它的,一直到你回来能看见。


既然你没有把收信地址告诉我,那我只好
每次写完信都麻烦小李警官了,你记得以后请他吃饭。【画个笑脸】





曲和








那啥……我没养过花,文里全是胡说八道的。随便看看就行。







【楼诚衍生】 黄曲 写给黄先生的七封信和一首诗

第二封




黄先生:
没想到真的能收到你的回复,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在你告诉了我那束风信子是你从荷兰经过了一系列繁琐的手续才带回到国内时,我确实是震惊且庆幸的。我多多少少的了解一些关于国外花卉入境植物检疫的程序,我觉得你该不只是为了“重生的爱”这样简单的花语才会这样费尽周折。但很庆幸现在它立在我的窗台上。我今天上午刚刚给它换了新的容器,我特意在网上查了如何培育风信子,你一定是故意的,那个造型颀长而古怪的玻璃瓶并不适合它。我为它换了瓶底浅而阔口大的玻璃瓶,还花费了十分钟的时间给它换了水。我希望你下次回来的时候看到的是和我眼中一样盛放的、芬芳迷人的它。


每次说到花的时候,总是管不住自己的手。但是有一件事,我觉得需要告诉你,我昨天打扫卫生的时候在客厅的沙发底下发现了一枚钻戒。戒指的内侧刻着两个小小的英文字母:H&Z。我大概的推理了一下这个H应该是你的姓氏,而Z是另一位不知是姓张、姓周还是姓朱的女士……或男士的姓氏。请原谅我的冒昧和对你隐私信息的无端揣测。我会在这次把信寄出的同时,戒指也一并邮寄过去。不仅是为了表达我的歉意,也是担心它持续出现在我眼前,我会忍不住自己的好奇心从而跑去翻您家的户口本。


我相信你一定是温柔又善良、隐忍又绅士的。但不知道我们是不是有着相似的经历,我是指单身离异这方面。如果是,我希望我们都能早日走出困境,有新的开始新的生活……我现在好像明白了你为什么带回了那束风信子——“重生的爱,忘记过去的悲伤,开始崭新的爱。”我希望你能如愿,但我更希望我的推理是错的。


你在信里告诉我,“所有的大人都曾经是小孩,虽然只有少数人记得。”我在工作中时常想起这句话。它给了我莫大的勇气,每次面对童言无忌、鬼精灵怪的小家伙们时,都能更放松更温柔一些。还记得我第一次看到《小王子》时,已经成年了,狐狸、蛇、玫瑰花那时我还没有遇到过。我把这本书当作文学作品,甚至收藏了一本法语原著。直到我前两天重温了它,才发现我一生都不会遇到玫瑰花,因为我是一个蘑菇。


小王子说:
“我认识一个星球上住的红脸先生,他从没闻过一朵花,从没看过一颗星星,从没爱过一个人,除了算账什么也没做过。他整天就跟你一样重复地说'我是一个严肃的人,我是一个严肃的人!'这让他十分自傲。他不是一个人,他就是一个蘑菇!”
“一个什么?”
“一个蘑菇!”

我每次读到这里都是又难过又开心。所以我想我还是一个有理想的、不甘心的蘑菇。


黄先生,我的生活已经在渐渐地步入正轨了,不知道你是否也一样。如果可以,我想和你成为朋友,想再次收到你的回信。希望下次我能亲自给你寄去一封信,不再麻烦可爱的小李警官了。所以你愿意把你的地址告诉我吗?







曲和










剩下的五封信大家脑补吧。【手动再见】

【楼诚衍生】黄曲 写给黄先生的七封信和一首诗

第一封




黄先生:
你没来得及带走的那束风信子现在开的好极了。我从未见过有人在造型颀长而古怪的玻璃瓶里养殖这样淡雅美丽的花。那些碧绿的叶子已经足够坚韧、笔直,愉快而自由地探出瓶口。它们浅紫色的花瓣像“美艳动人而志趣相投”的姑娘,紧紧环抱着、簇拥着、仰望着向上生长,彰显出旺盛的生命力和青春蓬勃的朝气。由此看来,我想你一定是个温柔又优雅的人。我曾经在年幼的时候,见过母亲床头摆着的一本书,到了今天也只隐约记得是亦舒一部不太起眼的小说。书名就是风信子,内容早已经忘记,倒是封皮上“如花美眷,敌不过似水流年”的句子,不知怎么就烙在了脑海里。今天看到这开地从容又张扬的花,便再一次想了起来。


我应该在第一时间向你做个自我介绍,但是现在阳光太好了,我坐在靠近窗边的这台写字桌前,一边给你写信,一边整理从家里带来的旧书籍。眼前有细小轻薄的灰尘漂浮在空气里,鼻尖是盛开的风信子缠绕不去的香气,抬头还能看到冬日里万里无云的湛蓝晴空。阳光穿过盛着清水的透明容器直直地洒在我握笔但是并不急着写完的信纸上。我觉得这一刻安静又美好,舒适而甜蜜。我许久没有过这样的闲适和轻松了。


这是我搬进这栋公寓的第五天。之所以决定给你写封信是有两个原因。一是感谢你把房子以如此低廉的价格出租给我这个离了婚又失了业,还没什么本事落魄知识分子,虽然我们素未谋面,但是我相信你和你的朋友一样都是善良又真诚的人。那位叫李熏然的男孩很可爱。在我刚刚搬进来的时候帮了我许多,是热心又阳光的小家伙,我很喜欢他。另一个要感谢你对这里每一个房间里精心布置和整理,一尘不染且清新自然。不仅方便舒适,更是亲切。这让我觉得自己只是出了一趟远门,看过风景,迷过路,但一转身又回到温暖的家里。


我今天是第一次给人写信,也许感谢听起来敷衍,夸奖听起来无趣,一些琐碎的事情说出来更是无关痛痒,但我依然想和你分享,黄先生。希望你不要介意。如果你能收到这封信,证明你安好,如果你能阅读这封信,代表你悠闲。如果你能回复我,那么非常感谢!


我差一点就要把信封的封口贴上,却突然想起了我还没有介绍我自己。我是曲和。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大提琴演奏师……嗯,其实这也是过去的头衔了,我即将要成为一名幼儿园老师,虽然我并不擅长与小孩子打交道,但我也不会拒绝一份收入可观、且相对轻松的工作。看到这里你可不许笑,因为你没看到的,我的世界里,可笑的地方远比这还要多。






2018年1月14日
你的新房客
曲和








剩下的六封大家可以脑补了。【微笑】